• 2011:匆匆地走,慢慢地变

     2011:匆匆地走,慢慢地变


    湖南  唐巨南


    去年的今天,我写下《欣慰·竞职·圆梦》一文作为对2010年的年终盘点,那情那景如在昨天,可时间老人是清醒而公正的,他绝对不会把365日错算成1天,岁月的车轮也不会因我们恋旧的情结而停下滚滚向前的步伐。


    今年的今天,我回首2011,有过郁闷,有过焦虑,有过振奋,也有过惊喜。但这一切的一切,都似乎在匆匆的行走中忽消忽长,此消彼长。


    这一年,我郁闷过。为什么几个月之间,与我朝夕相处的两位才四十出头的老师会先后患上恶症呢?他们中一个在年级组长的岗位上,尽情地挥洒出他的聪明才智,想方设法,团结全年级的班主任,把年级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一个长期在德育干事的岗位上,十余年如一日,政教主任换了一个又一个,但他仍然坚守在这个与寄宿生接触的前沿阵地,到了中年仍积极向上并成为了党组织的一员。岁值年末,祈愿正在接受化疗的我的两位亲爱的同事,能够在即将到来的2012年化阴霾为晴空,让每一根血管迸发出新的活力,让每一个细胞焕发出新的生机!


    这一年,我焦虑过。为什么我的可爱的学生们看似个个不傻、人人听话,可又会不时地让你提着心儿吊着胆儿呢?小小的误会却不能宽容地谅解,明知不可为却仍去触碰那规则的纲绳,以至于留下这样那样的遗憾。为什么从小到大长年在外奔波的父母尽管十余年的辛苦为孩子换来了良好的物质条件却让孩子心中的爱心一片荒芜?他们稍受挫折,便选择逃避;他们交友不慎,便常陷诱惑;他们性情孤僻,便举止另类。因为责任,我常常反思,当下的孩子们究竟是怎么了,究竟该怎样说才能使他们心悦诚服,究竟该怎样做才能让他们迷途知返?


    这一年,我振奋过。一百多个日子的环城疾走,让我终于有了行如风的感觉。我上楼梯不再脚颤,我百米冲刺不再犹豫;冬天的寒风吹不凉我心中澎湃的热情,工作中的挫折影响不了我攻坚克难的执着;我会让生活中的烦扰,在我的疾走中随风飘散。到醴陵、株洲去参加研讨会,我会说出我最想说的感受;担任县高、初中课堂竞赛评委组组长,我会对课堂教学给予恰切的评价;给省级课题开题报告点评,我会简明扼要地提出有效建议。我常常凭着对生活的满腔激情,会怀揣着相机不时地拍摄下身边瞬间的精彩并让这些精彩定格为永恒的画面;我常常凭着对教育的一往情深,会在夜深人静之时及时地记录下瞬间的感悟并多次让这些感悟变成白纸上的黑字。


    这一年,我惊喜过。三百多个日夜的辛勤终于赢得了该有的收获:我再三强调的过程教育观,让校园的德育特色建设精彩频现;我精心策划的法制安全教育月活动,让学生浮躁的心逐渐变得平静;我根据自己的成长体会写成的《青年教师专业成长的五个关键词》,在《中学课程辅导·教师通讯》2011年第3期杂志上发表;我根据自己德育工作实践体会撰写的《创新德育形式,提高德育工作实效性》,在《教书育人·校长参考》2011年第11期杂志上刊发;我的教育教学随笔《教师要学会盘点》《让教师住进学生寝室》《幸福是自己的感觉》分别发表在《现代教育报·教师周刊》《现代教育报·校长周刊》《教育时报·管理周刊》上。这些成绩,虽然在方家看来不足挂齿,但仅凭这点点滴滴,我仍可以底气十足地说:这一年,我还是无愧于“特级教师”这个称号的。


    回首我的2011,我在匆匆地走,也在慢慢地变。但愿明年的今天,我能写出:2012,我在慢慢地走,但在匆匆地变。


     


    时间:2012-01-01  热度:351℃  分类:生活随笔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袁维基

      时光匆匆走,心态慢慢变——时间的雕刻艺术。